国产小视频魅心

    1. <form id=pdeHlyQOd><nobr id=pdeHlyQOd></nobr></form>
      <address id=pdeHlyQOd><nobr id=pdeHlyQOd><nobr id=pdeHlyQOd></nobr></nobr></address>咪乐|直播|平台|app下载 规划建设高铁新城,加快推进义东永高速公路,形成东阳横店环城高速路网,规划布局金义横高速公路,着力构建机场+高铁+轻轨+高速公路的综合交通体系。

      中国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藝學会法治文藝中心协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東方利劍 > 警察手記

      千戶苗寨一盞燈

      来源:《東方利劍》 作者:張策

        貴州千戶苗寨的燈火是很有名的。夜幕降臨,燈便一盞盞地亮起來,像是白天貪睡的孩子,一個個地睜開了亮晶晶的眼睛。很快,整座山都成了燈的海洋,似一棵巨大無朋的聖誕樹,矗立在天地之間。剛剛從坡後爬上來的月亮,此刻也只不過是這燈海中的一盞,不留意觀察是認不出來的。月亮也就恨恨地,努力往上升去,直至孤零零地挂到半空,才發現遊人們的目光還流連在滿山的璀璨燈火上,便只得落寞地,慢慢向西山墮去。

        這千戶燈火是真的漂亮到無法形容。它是錯落著的,仿佛是隨意間跌落在山間的星星;但它又是人們精心安排了的,這裏那裏,該有燈的地方都有了,卻又有著深深淺淺、高高低低、紅紅綠綠的區別。坐在觀景台上,煮一鍋酸湯魚,喝一杯醇香的土酒,燈火便在人們眼前時而迷離時而清晰,有了活潑的性情。酒酣後入睡,燈卻依然在夢裏亮著,偶爾醒了推窗,卻發現夢還在眼前。

        我曾兩次到千戶苗寨。前一次來去匆匆,不曾過夜,也就沒能領略千戶燈火的魅力,只是因朋友的介紹,而有了幾分期待和向往。第二次來,卻真是被這燈火震撼到了,更被深深地感染,仿佛在精神上,也一下子亮了起來。那一晚,我在夜風中久久伫立,總希望在這千戶燈火中,尋得到那一盞,因爲在我的心目中,那應該是最明亮的一盞燈。

        当年到浙江湖州,在南浔古镇上参观依河伴柳的百间房警务室,我就萌生过一个想法,如果在全国评選最美基层警营,应该是件非常有诗意的事情。这次到千户苗寨,又参观了西江镇派出所,那个浪漫的想法又浮现在了脑海。小小的派出所位于苗寨的一条窄街上,别致的卵石墙和木窗棂,让湛蓝的派出所标识融化在民族风情里,丝毫没有违和感,却只像个邻家苗族小哥,英俊的脸上挂着微笑。派出所的灯当然是彻夜不熄的,这盏灯的内涵,不是用“明亮”这个词汇就可以涵盖的。

        這就想到了楊啓明。一個仿佛命中注定就與燈火有緣的人。他就是一顆啓明星般的燈火,點燃了這裏的一切。而他又是個最怕火的人,爲了苗寨的安全,他便成了一盞不熄滅的燈,最明亮的燈。我們這次到苗寨,其實就是爲他而來。

        普通戶籍民警楊啓明,軍隊轉業幹部,土生土長的苗族人,千戶苗寨的兒子。說起當年的苗寨,憨厚的他只輕描淡寫般地說:怕失火,都是木結構啊。幸虧來之前我們讀了他的事迹材料,便也知道了一些當年的情況。讓用慣了火塘的苗族同胞改變用火方式,注意防火安全,其實是件很難的事情。還有宣傳,不能有絲毫的麻痹。楊啓明每天在寨子裏走啊走,用苗語、當地方言和普通話宣傳防火。他辦公室的燈光,永遠是亮著的,他堅定不移地認定,自己就是苗家的兒子,千戶苗寨就是自己的家。保護好這個家,于他來說已經不是用“責任”可以概括得了的,這就是他的血脈所在,生命所在。

        杨启明的心血没有白愤x=裉斓拿缯丫辛嘶チ辛烁咚俾罚辛诵鹚得缱謇返拇笮透栉瑁辛巳糜慰痛瓜延蔚母魃朗常比唬辛巳萌肆髁档那ЩУ苹稹6嗝疵览龅囊雇硌剑恳徽档葡露际切α常恳患淠疚堇锒际歉枭繁叩幕ɑú莶萸那牡卣婪抛牛钇裘鳎匀辉谡稚下刈咦拧4┳啪蛘叽┳潘拿缱宸啊T谖业难劾铮谷桓袷且徽得髁恋牡屏耍庹档朴巫咴诩蚁绲耐恋厣希驮嚼丛矫髁痢?/span>

        走在寨子幹淨的窄街上,我們稱贊老楊的工作,而他卻皺起眉說:莫說了,我的工作還沒做好。他告訴大家,今年三月,有位獨身老漢,喝醉酒後不小心把自家的房子燒了。我們聽了,有點不以爲然。因爲我們知道,那把火其實只燒塌了一間木樓,而且20分鍾就被撲滅了。現在寨裏建起了消防隊,小夥子們動作很利落。這和過去動辄燒去大半個寨子,“艱苦奮鬥幾十年,一把火燒回解放前”的狀況,真的是天壤之別了。我把我們的想法說給楊啓明,他卻固執地搖頭:就是沒做好,沒做好。我們無法再說什麽,只在心裏感歎:楊啓明啊楊啓明,你給自己定下的標准是多高呢?

        有人問楊啓明,這樣沒黑沒白地盯在寨子裏,你對家人有沒有愧疚?不善言辭的老楊臉紅了,讷讷地,不再說。陪同的省裏同志悄悄告訴我們,老楊曾經的愧疚,是始終沒能和家人拍一張全家福,那是他女兒的心願。

        那後來呢?有人問。後來老楊成了模範,我們安排,專門圓了他的心願。噢,問的人低聲答應,接著是一聲感慨:太應該了。

        那晚我們住在苗寨的木屋裏。拉開窗簾,打開窗戶,讓清涼的夜風把螢火蟲般的燈火送進夢境。朦胧中,我仿佛聽見楊啓明的大喇叭又響了起來。苗語,我聽不懂;當地方言,我也不懂。而老楊的蹩腳普通話,竟讓我笑了起來,卻也還是似懂非懂的。但是,這些我聽不大明白的語言,卻給了我安甯,讓我在不眠的苗寨安然入夢。夢裏出現的,竟是老楊那張全家福。

        我相信,那一盞最明亮的燈火,會永遠地閃爍著。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學精選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

      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