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兴镇淋滩村宋光平家,老人指着门前的柚子树说:“这是30年多年前。父亲从江西老家带回来的。”

宋光平的父亲宋加通在老家江西参加红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跟随红军长征进入贵州,当年2月,在四渡赤水战役中身负重伤。被淋滩村百姓救下后,因伤势严重无法追赶部队,宋光平留在了当地,娶妻生子,并和几名战友建立了红军地下党支部。

上世纪80年代,宋加通回到阔别已久的江西宁都老家,带回了记住家乡的蜜柚苗,和村民一起试种。赤水河谷得天独厚的生态让幼苗茁壮成长,蜜柚下树后被村民亲切的称为“红军柚”。

试种成功后,村民们争相引种,现在淋滩村的房前屋后,种了300亩的蜜柚林,“亩产可达1万多元。”村干部王青梅插嘴道。

蜜柚很甜,让人尝出了越来越好的生活,也饱含对红军的思念。

 

淋滩村熬制红糖已有上百年的历史。1935年,在四渡赤水战役中受伤的红军辗转来到淋滩村,当地村民便拿红糖给红军服用,补充营养。

如今,救助过红军伤员的“红军糖”已经发展成为当地人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2019年,“隆兴红糖制作技艺”被列入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除了传统的家庭小作坊,淋滩村还以集体经济的形式建起红糖厂,带动当地村民就业。目前,淋滩村种植甘蔗近千亩,年产红糖300吨以上,产值达到近千万元。

“目前,我们正在包装质量和品牌建设上下功夫,加强和电商平台合作,希望从作坊式的小生产迈向规模化大生产。”林滩村集体经济企业淋滩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光尤告诉我们。

刘光尤的另一个身份是习水一中的语文老师,村里像他这样回乡创业的人越来越多,“在家乡创业,总是‘甜蜜’的”他说。

 

六月的赤水河畔,林滩渡口旁的荆条花开了。追着花期,施太庆已早早从四川合江赶到了林滩。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带着三四十个蜂箱来到这边。”养蜂人施太庆一边打开蜂箱检查一边说,“退休好多年了,养蜂纯粹就是爱好,不是为了赚钱。这个地方有山、有水,夏天过来还当避暑,最长可以在这边待上两个月。”

常年往返川黔两岸的施太庆目睹着赤水河畔的变化,“现在山上的树越来越多,花也越开越多。”他指着院子外的公路说:“贵州这边旅游公路也修好了,交通方便,沿着赤水河,可以一路追着花走。”

 

沿着赤水河谷旅游公路继续往上游前进来到滨江村,山上成片的仙人掌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滨江村食用仙人掌历史悠久,清朝以来,村民就开始栽种仙人掌。当年红军从这里经过时,都用仙人掌作为粮食,有的红军用仙人掌果肉外敷治疗枪伤。”习水红四渡仙人掌产业有限公司员工王能海讲述着从当地老人那听来的故事。

赤水河谷海拔低、日照足、气温高,为滨江村种植仙人掌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势。政府因地制宜,目前已建成仙人掌种植基地千余亩。“我们用仙人掌生产的面条,已经卖到了上海、福建等地。”王能海告诉记者。“比起普通面条,仙人掌面条含有更加丰富的蛋白质、矿物质、维生素等营养物质和人体需要的氨基酸。”

80多年前,滨江村的仙人掌给红军果腹、疗伤,80多年后,仙人掌已成为滨江村的特色产业,带动当地就业,帮助村民增收。

 

再往上游走,就到了习酒镇。

站在习酒厂观景台上,酱酒的特有的香味窜入鼻腔。鳞次栉比的厂房整齐的分布在赤水河两岸。

习酒厂和郎酒厂隔河相望。左岸的习酒厂,层层叠叠,从山脚一直到山顶,与对面的郎酒厂,遥相辉映。赤水河就像一条绿丝带从中间带将两家酒厂的厂房区隔开来。

赤水河谷优质的水源、土壤和特殊的微生物群,形成了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绝佳酿酒生态,被联合国粮农组织认定为世界上最适合酿造纯正粮食蒸馏酒的地区。

好生态才酿得出好酒,习酒厂对生态的保护也是格外重视。

“我们所有的技改项目,首先建设投用的都是污水处理厂。”习水工业园区管理服务中心副主任陈健指着山下厂区里的几个巨大的水池说道。“污水处理达标后,我们还要将水调到6-10公里以外的临江河排放,这样经由支流的再一次净化,最终才汇入赤水河。”

目前,习水县已通过加强环境风险防控、环保监督管理、环保设施建设等多措并举狠抓生态保护。同时,聘请第三方机构作为环保管家,对白酒生产区域生态环境进行全面管理,确保赤水河的生态屏障不受破坏。

 

后记

咪乐|直播|平台 软件下载 汤涛指出,我国在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上取得优异成绩,实现历史性重大突破。

80多年前,工农红军,在赤水河两岸巧妙的穿插于国民党重兵集团之间,转危为安。

80多年后,两岸百姓在发展中因地制宜,利用赤水河谷特殊的生态条件,种出了蜜柚、熬出了红糖、采出了蜂蜜、酿出了美酒,香满两岸。

这就是赤水河,见证了领袖的运筹帷幄和红军的英勇善战……

这就是赤水河,见证了两岸的沧海桑田和人民的勤劳勇敢……

百度